中新網首頁|安徽|北京|上海|重慶|福建|甘肅|貴州|廣東|廣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江蘇|江西|吉林|遼寧|內蒙古|寧夏|青海|山東|山西|陝西|黑龍江|四川|香港|新疆|4pxexpress|雲南|浙江
我們的微信

從泥香到土香

2021-03-01 11:14:01 來源:中新網4pxexpress
 字號:

  △易然

  “詩人白甫易將他的詩集定名《泥香》,顯見是取自詩集中《雨後》那首的‘窗外壟上晶晶珠,泥香忽然入牀來’句。當然,這泥香的飄起,也與水有關,是‘好雨當春’的意思。但通觀全篇,我以為,説是泥香,不如説是水香,在我看來,水的濃郁的香氣與韻味瀰漫了整整半部詩集”——《詩刊》編委、第六屆浙江省作家協會主席黃亞洲,在白甫易的第一部詩集《泥香》序言中做了如是闡釋。

  如果從江南水鄉浙江土壤里長出的詩歌,結集出版稱之為《泥香》,那麼,以西北邊陲新疆為背景創作的詩歌,結集出版叫《土芳》以對應《泥香》,真是妙手偶得。江南多水濕潤,泥即是水,泥香即水香;新疆乾燥,一年四季陽光充足,晴多陰少,偶爾會出現一兩次沙塵天氣。天晴時,空氣中瀰漫着獨特的芳香,新疆人稱它是陽光的味道;沙塵出現天會轉陰,沙塵純淨,也瀰漫芳氣,白甫易在詩《沙塵天》中這樣讚美:

  南疆春來天地搖

  風沙浪漫雪雨嘯

  淨土含芳日如月

  和光同塵靜修道

  詩意猶未盡,作者在詩後補言“沙塵天是一幅絕美風景,令人浮想聯翩感動不已”!並且以成語“淨土含芳”佐證並放大自己對新疆沙塵天的感覺——充分表現了新疆人的浪漫豪放和達觀積極。

  白甫易告訴我,他喜歡游泳。有次仰面躺在水中央,深藍色天空與雪白雲朵下,陣陣花香與水汽隨清風撲鼻。他覺得那一刻,幾千只純潔的白鷺從天邊像雪片一樣落下,又從湖面雪浪一般舞蹈而起——他突然就有了吟詩的衝動、寫出了他人生的第一首詩,給自己起了個筆名“白甫易”,從此一發不可收。

  “白”——“李白”,“甫”——“杜甫”,“易”——“白居易”。用“白、甫、易”三個字組合作筆名,表達對李白、杜甫和白居易三位先賢的崇敬之意,壯志凌雲,豪情萬丈。

  是的,唐朝讓中國的詩歌登峯造極,贏得千年光榮,滋養了一代又一代華夏兒女,最令人感佩的是詩人的膽識、眼界和胸懷。

  我們知道,李杜白的詩有鮮明的個性,也有顯著的共性,那就是和廣大民眾息息相通,用大眾語言抒百姓之情、發黎民心聲——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飾”“庾信文章老更成,凌雲健筆意縱橫”“文章合為時而著,歌詩合為事而作”……就此而論,做當代的李白杜甫白居易,堪稱詩人的最高理想。且不論藝術技法高低,有情懷、有愛心、有擔當、有作為,是詩人必備的第一素質,除此,一切皆無從談起。

  令人欣慰的是白甫易在努力踐行、做好。在從浙江來到新疆不到一年間裏寫下了近百首,字裏行間充滿了對新疆大地、對塔里木熱土深深的愛戀。

  白甫易似乎更擅長七字四句或五字四句的絕句,以古體承載今意,每每將其冠以“新唐詩”,語句流暢圓潤,意韻清新雋永;看似信手拈來,實則功夫天成。對此他解釋為“只要達意需要,不妨衝破古體詩格律對仗、押韻的侷限”。

  詩人也涉獵古詞,作為當代人,偶爾也寫白話詩。

  我驚異的是他在來到塔里木沒幾天就寫出了《遠方有一片紅土地》:

  自從踏上這方神聖的土地

  我的心就再也難以平靜過

  ……

  夢在遠方路在腳下

  時不我待只爭朝夕

  我愛你 阿拉爾

  我定當盡我的洪荒之力

  將一座美侖美奐的

  塔河藍城

  讓新時代最可愛的中國兵城

  傲然矗立在共和國的西北大地

  當他來到新疆一週年時,他又“謹以此詩點贊南疆中心阿拉爾自然之美、人文之好和未來之妙!”寫下了《COME ON 阿拉爾》:

  天山冰雪

  崑崙玉液

  萬年大漠金沙狂

  千里草原戈壁烈

  ……

  百川歸海到阿拉爾

  塔里木河的故鄉啊

  ……

  絲綢之路正復興

  痴心不改夢想

  驚天動地偉業

  直抒胸臆,氣勢磅礴。

  雖是古詞,內容卻對新疆的深愛之情更直接更強烈,《沁園春·痴人追夢》:

  庚子金秋,京都盛會,西域抖擻。

  贊治疆方略,五招連環,一打套路,上人智謀。

  聚總目標,打組合拳,樂業安居雙豐收。

  向天問,距南疆之府,更待多久?

  往事依稀回眸,塔河岸畔三五九。

  今長路漫漫,東聯西合,高歌向南,血性奮鬥。

  鑄穩定器,造大熔爐,示範區裏矗蜃樓。

  君知否,借數字狂風,獨佔鰲頭!

  還有《沁園春·阿拉爾》:

  策馬霜秋,塔河東去,秦漢渡口。

  覽西域風情,胡楊飛黃;棉海瓢雪,遍野豐收。

  大漠浩淼,碧空萬里,西北東南任遨遊。

  贊自然,歷萬水千山,總看不夠。

  匯聚八方創客,敍美好前程似錦繡。

  又逢新時代,初心飽滿;天地人和,崑崙孚佑。

  上下同欲,正守南疆,安如磐石雄赳赳。

  翹首盼,待十四五末,惟我獨秀。

  白甫易2019年12月抵達新疆,2020年初便遭遇了新冠病毒疫情暴發,不能回到浙江與家人團聚共度新春佳節,卻是以戰士的形象日以繼夜通宵達旦奮戰在抗疫一線,又以詩人的名義在《今夜》中寫下了“子夜當為戰疫謀”的句子,表達了戰勝疫情的決心。

  畢竟在浙江生活了30多年,即使寫新疆的詩也不乏對浙江的懷念之情:《俠客行》

  夜行千里辭鶴樓,

  -騎絕塵赴仙州;

  直奔東海龍宮去,

  西域江南齊抖擻。

  置身新疆的雪中,心裏噴發的卻是北國和東海兩地的妖嬈:《賀新年》

  北國南疆瑞雪飄

  東海西域競妖嬈

  寒冬翹望春消息

  玉林深處梅含笑

  去內地自然離第一故鄉浙江更近,卻在時光邁入2021年、詩人到新疆一年零幾天、短時間奔波三個省份後回到新疆稱之為《歸來》,足見詩人已經從言語到內心是一個地道的新疆人了:

  新年伊始奔三省,

  萬里逆行築一城;

  吾心皈依塔河畔,

  敢教大漠換新生。

  寫新疆的風景,聯繫到古代江南的意境,落腳仍然在新疆:《風景》

  天地風雨動長空,

  山花海樹笑蒼穹;

  白月紅霞思故友,

  塞外寒霜樂漁翁。

  ——意趣和柳宗元的《江雪》異曲同工,卻胸襟宏闊,真實明亮、昂揚向上。

  《秋泳》題為“秋天游泳”意為“讚美紅柳”:

  碧空如洗雁數行,

  蒹葭蒼蒼鷺為伴;

  偏愛紅柳更國色,

  浪裏秋波多天香。

  紅柳廣泛分佈於我國荒漠地區,具有抗嚴寒、耐高温、耐乾旱、耐鹽鹼、耐瘠薄、耐風蝕、耐病蟲等特性,而且花色豔麗,枝條婀娜多姿。作者讚頌紅柳,認為其比牡丹更具“國色”之美。作者在藍天下的自然湖泊中游泳,仰望碧空如洗雁數行以及湖中紅柳的倒影,心中充滿了對大自然之美的感動與感恩。視角獨特,思維轉換奇妙,詩內意境壯美,詩外意味深長,引人遐想!

  《游泳偶書》

  孤獨雲天水坦蕩,

  金沙奔騰醉夕陽;

  萬千胡楊雄奇立,

  滄然涕下謝子昂。

  ——又因游泳而賦詩。奇妙的是詩人游泳期間看到了沙漠上傲然屹立的胡楊樹,想到了陳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——大藍天背景下的胡楊,長曆史河流裏的思緒……個人的情緒和歷史的縱深厚重感渾然一體躍然紙上,短短四句,容量因“滄然涕下謝子昂”大大拓展,這是詩歌獨有的能力和魅力所在。

  總之,白甫易的作品是接地氣的,從浙江到新疆,由外到內、由言到行實現了地域遷移和詩歌的華麗轉身——由此再來審視筆名“白甫易”,詩人在筆名中傾注更多的是與當時當地的對接、融入、轉換、再造——他的足跡踏實在新疆南部的大地上,他在用腳印寫詩,用行動詮釋當代的李白杜甫白居易。

  都説新疆是一塊神奇的地方,都説塔里木是文學藝術的殿堂。古往今來文人雅士來新疆周遊觀光的絡繹不絕,詩文浩如煙海,燦如星辰,他們的作品是不朽的。

  白甫易兩度來疆,第一次是1999年至2002年,以青春勃發的姿態從浙江來到新疆崑崙山下的墨玉縣度過了3年;第二次是時隔20年後的2020年從浙江,以中年人的沉穩、厚積薄發來到新疆迄今——紮根,不走了!

  從東海之濱到西北邊陲,白甫易的跨越再度印證一句話:“詩為心聲,詩在遠方。”

  願白甫易的詩泥香永駐,土香萬里!

(編輯:袁晶)